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2007-01-02 zczpza:廖祖笙之痛为全体国人之痛

在广东、福建、广西,养儿传宗接代之风,比之它地愈甚,残杀廖梦君,这是刽子手们“我叫你断子绝孙”最狠毒邪恶的报复。在狂叫“和谐”之年,如此丧心病狂,已超出眼前所见公权为刽子手们作伥境地,可以设想,事发之初,就有公权谋划于中,凶手施暴于后,互为呼应,方可解释廖先生博文被一删再删,论坛禁声,媒体无影,上诉无门。

似此,则廖先生血案,为全体国人之案;廖先生丧子,为全体国人丧子。廖先生之痛,为全体国人之痛。如此,廖先生理性,实为全体国人之理性;廖先生求法,实为全体国人之求法;廖先生之坚持,实为全体国人之坚持。所以,廖先生理性探真相,坚持诉诸法,他要承担的成本,也要有全体国人来分担。一句话:公正的审判,要付出成本!

有公权盘踞其中,先制造血案,后颠倒黑白,再压制愤怒,以区区廖先生之力,无异以卵击石,即使廖先生契而不舍坚持下去,不过热闹上访路,添个衣衫褴褛人。

于今于事,不仅仅是梦君之冤,廖先生之恨,而是国民之冤,法律之恨。不仅追究凶手,而要讨伐公权。12月12日,我建议廖先生诉南海“公安”局不作为,12月16日廖先生回信息“已起诉”。12月24日廖先生博客称,法院不予受理。“我们找公安,公安说去找政府;我们找政府,政府说去找法院;我们找法院,法院说去找检察院;我们找检察院,检察院说去找公安……”,从中看到,公权已经感到烫手,而以理性伸张正义,路还长,这是条成本最高的路,也是条维护法律尊严必然之路。

我常常把自己代进廖先生的位置,设想那将是怎样的撕心和暴跳!看他的文字,铺天盖地的寒冷侵进骨髓,无论怎样挡不住身体发抖,但我的心不会死。从一开始我没指望能等到看公理正义下垂,没指望大家发声喊,公权吓得下跪,举手投降。我对自己发誓:廖先生在为国民展示一条全新的路,不可抗拒之痛,他身受了;无可抑制之火,他罩下了;难以支付成本,他顶上了。我要源源不断捐助钱物,检讨对策,与廖先生同受之,直至真相大白于天下!!!

来源:http://blog.tianya.cn/blogger/post_show.asp?idWriter=0&Key=0&BlogID=185021&PostID=802315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