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2007-02-19 廖祖笙:总理您看看这孩子死得有多冤

狗年一些人面狗心者干下了帮狗吃食之事,这个肮脏得史无前例的狗年,终于无比羞惭地退出了历史的舞台,猪年的序幕正缓缓拉开。在你也拜年、我也拜年之际,家破人亡的廖祖笙随波逐流,也携亡子的冤魂给总理拜年,给天下所有正直、善良的人们拜年。祝猪年人人享有基本人权,倘使不能,也希望至少能比猪狗活得强一些!

在这同时,我也要旧话重提,请总理您看看他们是怎么屈死一个无辜的孩子的:

惨案发生的当天,我孩子原本在小区里玩得不亦乐乎,被校方叫到学校去一回,就转瞬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、刀口累累惨死在校内,当地警方扔给我几张所谓的“鞋印报告”,再撂下“自杀”二字,这事好象就完结了。我泣血哀告200多天,求过数十名真能管事的官老爷,他们也许是有难言之隐,无不装聋作哑。敢问天下为人父母者,这事摊在你头上,你何以堪?你怎么办?

相关方面压制新闻自由,以“新闻”通稿独占话语权,把廖梦君之死描绘成“涉嫌行窃──刺杀老师──跳楼自杀”。烦请总理您帮助分析、判断一下,看看这种荒谬绝伦的说法能否成立?

首先来看看他们怎么给我的孩子栽赃──

某单位先是“你们都说不得,只能我来说”,“一枝独秀”甩出了一篇“著名”的新闻通稿,之后又鬼鬼祟祟在网上论坛“发布新闻”,说我孩子进校后“偷盗”了几本书和一个U盘。我此前一直隐忍着没说,那几本“被盗”的书里,有些书我家早有了!在我家同样书名的书上,肯定可以提取到我孩子的大量指纹。在“涉嫌行窃”的地方和那些“赃物”上,能提取到我孩子的指纹吗?他们回答过了,提取不到(有录音为证)。办案人员采信的是当事者的一面之词,换言之极可能采信的是杀人犯的证词!

一个16年来清清白白作人,从来不偷人一针一线的孩子,从一堆奖状和荣誉证书里自豪地走来,在他离奇惨死校园的这天,就“偷”了,而且“偷”的是几本自己家里有的书,这多么不可思议!更不可思议的是,他还会在被人杀害的这天,去“偷”一个他根本就不需要、即便丢在地上他也未必会去捡拾的U盘!

廖梦君生前所有的同班同学可以作证:从去年年初开始,廖梦君就在使用一个黑色的MP3播放器,这个播放器的容量为256兆,价值595元,是我被《东方网》评为优秀评论员时,《东方网》寄赠给我的奖品(可以向《东方网》求证,另包裹箱我也幸好留着),获奖篇目为《好个50多名警察“吓跑”20多名暴徒!》。我把这个播放器转送给了孩子,他有时会把学习资料拷贝到播放器中。我家本身有个容量为五G的移动硬盘。暑假期间,为了方便孩子学习英语,丰富他的假期生活,我又给孩子买了一个MP4播放器,内存达1,000兆。他被校方叫到学校去“领证”,母亲还在隔条马路的商场里等他,他去“偷”一个根本就不需要的U盘干嘛?

廖梦君踏入校门十分钟左右,校方就已“报警”,换言之虐杀或已结束,他有没有“作案”的时间?事后我了解到,廖梦君是被人从操场上追杀到三楼(“涉嫌行窃”的地方就在三楼),他有没有可能在被人追杀的情况下去“涉嫌行窃”?

在“涉嫌行窃”的现场和“赃物”上提取不到我孩子的一枚指纹,这已印证了谎言的极度苍白。在这苍白的谎言下,廖梦君“偷东西”被发现后去“刺杀老师”之说,就成了无源之水,无本之木,因为前提首先就不存在。退一万步说,就是偷了几本书和一个U盘被老师发现,老师已经放他走了,他有没有可能返回去刺杀老师?学生对老师有着与生俱来的敬畏之心,这种“刺杀老师”的弥天大谎也编得出来?

那个“重伤”的老师案发不久就不见了踪影,据我孩子的同学说,那人躲到乡下去了;那个当事的保安,则早在几个月之前就离开了黄岐中学,跑了!

说一个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、刀口累累的孩子能象一只飞蛾一般,穿过日常紧锁的通往楼顶的铁门,之后从顶楼往下爬进五楼的教工之家,然后又翻窗“跳楼自杀”,就更是弥天大谎,公然侮辱公众的智慧!别说一个孩子,就是身强体壮的成年人被打得那等惨不忍睹,且左腹部已被利刃捅穿(凶器为学校老师所有),也会爬都爬不起来,怎么去高空攀爬、翻窗“跳楼自杀”?况且尸体落点以及目击群众所见到的状况,也足以说明是抛尸,而非“跳楼自杀”!

案发次日,有人主动同我和记者搭讪,提供虚假情况。事后我通过长时间走访,也发现那人存在两套说词,当时是在撒谎。无疑,有人为这一惨案安排了伪证!而且这一伪证和警方的某些说法产生冲突,前言不搭后语,如果能站在法庭上,我必将驳得其体无完肤!

案发至今两百多天,我和律师均看不到被称为“机密材料”的尸检报告,律师一直无从依法调看相关卷宗。北京有法学家要求我们给孩子的遗体拍一张清晰的照片,认为单从照片上就能看出是他杀还是自杀。然而,家属、律师、记者均不被允许给廖梦君的遗体拍照!律师以特快专递的形式给三级公安机关发过律师函,请求对方允许给我孩子的遗体拍照,但几个月过去了,对方不作任何回应。我于2006年11月27日向法院递交了诉状,也至今无法迈进法庭。

总理啊,这等惨案,就是白痴也能看出是怎么回事了,亏他们还能容留这样的弥天大谎继续存在。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,突有一日孩子被衣冠禽兽残忍杀害,遇害学生的家属哀告两百余天,竟然没人管或没人敢管这事,我总算见识“和谐社会”的真面目了!太“和谐”了,“和谐”得我泪水盈眶、痛彻心腑!

事情发展到今天,有些迹象似乎已表明有高官主使杀害了我的孩子,并卷入了包庇杀人凶手的泥潭。我们常说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”,可从廖梦君遇害校园一案看,我们能看到这种平等吗?权大于法的现实,正在这一惨案中挥洒得淋漓尽致!中国的总体法制环境堪忧!

难道就这样屈死我的孩子?就这样任由一个遇害学生的冤魂在中国大地飘荡?当年的法西斯和日本强盗,才如此残忍地把屠刀指向妇孺!一个好端端的家庭遭此劫难,本已不是一个“惨”字所能形容,相关方面又或谎言连篇,或强权打压,或形同僵尸,这与帮凶何异?这就是“盛世”所该有的景象吗?

总理大人,请您告诉我: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底线到底在哪里?